南航大举进军北京市场 建设双枢纽战略待考

2019-10-05 04:04 来源:未知

迫于现实生存和市场利益驱动,航企们并没有安心耕作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尤其是对三大国有航空来说,传统的京沪广三分割据的局面,正在通过互相渗透慢慢被打破。

根据南航与大兴区签署的协议,南航集团将在新机场建设北京航空运营总部和顾客服务中心,投放空中客车A380、A330等大型先进客机。未来十年将在北京投放200架飞机,打造北京新的航空枢纽。

相关实体: 北京首都机场 南航 国航 东航 海航 上海虹桥机场 上海浦东机场

争夺北京

时间:2011-05-19 11:24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航空 点击:次 曝光台 注意防骗 网曝天猫店富美金盛家居专营店坑蒙拐骗欺诈消费者

2011年4月26日南航原总工程师张和平在湖南衡阳中级法院出庭受审。检察机关指控张和平收受贿赂719.1万元,其中围绕航线时刻、包机包销发生的贿赂款约407万元。

当然,已经在北京站稳脚跟并一直拥有航线时刻优势的国航,也没有放弃南下的机会。去年3月,通过增资6.82亿元,国航拿下了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Shenzhen Airlines Ltd.,简称“深航”)51%的控股权,这一增持计划令国航董事长孔栋颇为满意,得以更快地切入了南航的大本营华南市场。

长久以来,北京市场一直是国航的大本营,不过最近几年,其在北京的市场份额,正在被南航和东航分食。早在2005年,时任南航集团总经理的刘绍勇就看中了需求更加旺盛的北京市场,在北京成立了南航的分公司,其调任东航后不久,东航北京分公司也正式成立,当时还承诺近三年内东航在北京的运力投放将超过50架。

李家祥在5月11日举行的“2011中国民航发展论坛”上表示,从规模、总体实力、管控水平来看,中国任何一家航空公司,现在还不具备在国内同时建设两个以上枢纽的能力。各主要繁忙机场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同时能够满足两家航空公司建立枢纽网络的需要。

长久以来,北京市场一直是国航的大本营,不过最近几年,其在北京的市场份额,正在被南航和东航分食。早在2005年,时任南航集团总经理的刘绍勇就看中了需求更加旺盛的北京市场,在北京成立了南航的分公司,其调任东航后不久,东航北京分公司也正式成立,当时还承诺近三年内东航在北京的运力投放将超过50架。

中国航空网 www.aero.cn航空翻译 www.aviation.cn本文链接地址:南航提前布局北京第二机场 三大航地方混战

根据协议,大兴区政府将为南航在北京投资开辟“绿色通道”。南航将在第二机场建设北京航空运营总部和顾客服务中心,投放空中客车A380、A330等大型客机。未来十年将在北京投放200架飞机,打造北京新的航空枢纽。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双方要共同打造的枢纽港,正是指即将开建的北京第二机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Capit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Co. Ltd.)总经理张光辉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北京第二机场争取年内动工,一期设计旅客吞吐量约4000万人次,2016年建成。

不过,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简称“首都机场”)航班时刻的近饱和状态,限制了新进入者的扩张,南航一位高层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北京现有机场的时刻资源非常紧张,要想投放更多的运力和获得更多的时刻很不容易,因此南航希望借助北京第二机场建设的机会,进驻大兴来拓展北京市场。

对国内民航业而言,北京是中国最大的航空市场,进出北京的航线通常都是利润丰厚的“黄金航线”。获得优质航线和对应的时刻资源,是航空公司获利的关键。尽管民航试图建立航班时刻公平公开分配的管理程序和有效使用机制,但在实践中,由于机场时刻资源供不应求,加之缺乏有效监管,曾有民航关键岗位的管理人员利用行政权力对航班时刻进行灰色交易,南航既是受益者,也是受害者。

除了避免无序竞争,民航局最近又重申鼓励中国的航空公司联合重组,通过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企业联合重组,尽快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的网络型航空公司。

争夺北京

南航在2002年联合重组原北方航空、新疆航空后,北京在其航线网络中的地位日益突出。北京是南航连接东北和西北航空市场的咽喉,也是衔接国际航线与国内市场的结合点。在南航的战略布局中,总部所在地广州是核心枢纽,北京被定位为仅次于广州的第二枢纽。

此外,在去年成立上海分公司的基础上,“五一”节刚过,国航又宣布在上海成立飞行部和飞行技术管理部,国航浙江分公司向上海分公司输送了11名飞行员,足见对上海市场的重视和未来的野心。

此外,在去年成立上海分公司的基础上,“五一”节刚过,国航又宣布在上海成立飞行部和飞行技术管理部,国航浙江分公司向上海分公司输送了11名飞行员,足见对上海市场的重视和未来的野心。

与南航高调参与首都第二机场建设的姿态不同,以北京为大本营的国航还未表现出很高的积极性。对于南航而言,在建设北京新枢纽的过程中,国航是绕不过去的对手和伙伴。

相关实体: 北京首都机场 南航 国航 东航

澳门新萄京8522,而今年开始,向上海市场进军也是国航的重要计划之一。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孔栋对记者透露,未来会加快在上海市场的拓展,动员国航以及旗下的多家公司加大时刻争取,并加大在上海投入国际远程飞机。

随着民航内部改革,航班时刻的分配已趋于规范,但由于民航所用空域只占全部空域20%左右,繁忙机场航班时刻紧张的状况并未消除。通常而言,城市新建机场或增加跑道后,有关部门会通过协调,增加一部分民用空域和航班时刻。依照惯例,基地航空公司往往会获得较多的新增时刻。如,首都机场T3航站楼建成启用后,新增航班时刻60%以上分配给了国航。

面对三大航之间从传统的割据到如今的混战,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方面开始“泼冷水”。在最近举行的中国民航发展论坛上,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就指出,各个航空公司应该集中精力做强现有主运营基地,避免运力资源投入分散和无序竞争,否则将影响各自的枢纽网络建设进程,削弱中国民航业整体的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双方要共同打造的枢纽港,正是指即将开建的北京第二机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Capit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Co. Ltd.)总经理张光辉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北京第二机场争取年内动工,一期设计旅客吞吐量约4000万人次,2016年建成。

微妙处境

根据南航与大兴区签署的协议,南航集团将在新机场建设北京航空运营总部和顾客服务中心,投放空中客车A380、A330等大型先进客机。未来十年将在北京投放200架飞机,打造北京新的航空枢纽。

面对三大航之间从传统的割据到如今的混战,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方面开始“泼冷水”。在最近举行的中国民航发展论坛上,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就指出,各个航空公司应该集中精力做强现有主运营基地,避免运力资源投入分散和无序竞争,否则将影响各自的枢纽网络建设进程,削弱中国民航业整体的竞争力。

南航与大兴区政府未来在首都第二机场合作建设北京枢纽后,借助地方政府的支持尤其是当地政府向民航主管部门的游说,南航有望在新增的航班时刻争夺战中获得优势。南航一位人士表示,公司订购的首架超大型客机A380今年下半年到位后,广州市场难以容纳,希望能执飞北京始发的国际航班,但目前首都机场已难以获得新的时刻,希望第二机场建成后能在北京占有一些航班时刻。

昨天,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China Southern Air Holding Company,简称“南航集团”)与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政府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同意加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北京新机场国际航空枢纽港。同时,长居北京和上海的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和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也没有闲着,分别在对方的领地成立分公司,并计划更多的运力投放。

国航南下

大举进京

不过,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航班时刻的近饱和状态,限制了新进入者的扩张,南航一位高层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北京现有机场的时刻资源非常紧张,要想投放更多的运力和获得更多的时刻很不容易,因此南航希望借助北京第二机场建设的机会,进驻大兴来拓展北京市场。

迫于现实生存和市场利益驱动,航企们并没有安心耕作自己的“一亩三分田”,尤其是对三大国有航空来说,传统的京沪广三分割据的局面,正在通过互相渗透慢慢被打破。

国航一位高管对本报表示,国航对参与首都第二机场的工作不可能没有考虑,但关键取决于政府对这一机场的定位。第二机场与首都机场未来如何分工,是都作为大型枢纽还是国际、国内各有侧重,目前还不明确。

www.8522.com,国航南下

昨天,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China Southern Air Holding Company,简称“南航集团”)与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政府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同意加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北京新机场国际航空枢纽港。同时,长居北京和上海的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imited,简称“国航”)和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也没有闲着,分别在对方的领地成立分公司,并计划更多的运力投放。

有望于年内开工建设的首都第二机场,正在成为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 Company Limited,简称“南航”)大举进军北京市场,尤其是争取航班时刻的新通道。这家长期盘踞在广州的央企,尽管在北京已占有一席之地,但仍被日益稀缺的航班时刻资源所困扰,公司曾一度需要借助有特殊关系的民企才能拿到进京包机的机会。

而今年开始,向上海市场进军也是国航的重要计划之一。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孔栋对记者透露,未来会加快在上海市场的拓展,动员国航以及旗下的多家公司加大时刻争取,并加大在上海投入国际远程飞机。

当然,已经在北京站稳脚跟并一直拥有航线时刻优势的国航,也没有放弃南下的机会。去年3月,通过增资6.82亿元,国航拿下了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Shenzhen Airlines Ltd.,简称“深航”)51%的控股权,这一增持计划令国航董事长孔栋颇为满意,得以更快地切入了南航的大本营华南市场。

在中国民航大学航空运输经济研究所所长李晓津看来,南航除了希望通过在第二机场建设北京新枢纽获得空中资源外,还希望通过与地方政府的合作,获得更多的地面资源,尤其是土地、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

相关新闻:南航与大兴签合作协议 打造北京新航空枢纽

除了避免无序竞争,民航局最近又重申鼓励中国的航空公司联合重组,通过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企业联合重组,尽快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的网络型航空公司。

与国航大力发展北京、上海双枢纽的举动类似,南航近年也一直在推进广州、北京的双枢纽战略。不过从民航局局长李家祥最近的公开发言看,他对航空公司同时建设多个枢纽的做法似乎并不支持。

据中国民用机场协会一位专家分析,国航现有的人员和设施主要集中在首都机场,未来第二机场建成后如果两个机场的定位没有协调好,国航可能会像当年东航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和浦东国际机场那样两地作战,在大量增加成本的同时也会增大管理难度。

尽管首都第二机场的建设“八字还没一撇”,但南航和大兴区人民政府已率先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高标准、高起点在大兴区建设国际一流航空枢纽。按照规划,2011年底前将完成机场选址,争取年内开工建设,设计旅客吞吐量约4000万人次的一期工程计划2016年建成。

南航高层曾表示,公司将以北京基地作为重要的桥头堡,把北京建设成为重要的航空枢纽基地,在整合、完善国内网络的基础上,稳步开拓国际市场。

国航董事长孔栋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建议,第二机场与首都机场应当考虑在航线上有所区别,比如其中一座以国际线路为主,另一座则主要运输国内旅客。或者也可按航班到达区域上进行划分。

南航一位人士表示,目前公司的机队规模为440余架,预计2015年将达640架,2020年将突破800架,届时将有约1/4的运力投放在北京。目前南航在北京投放的运力约为30架,占其飞机总量的不足10%。

南航原总经理刘绍勇2008年底调任东航后曾坦承,东航在开拓北京市场上的最大挑战是空域资源紧张,短期内很难申请到更多的航班时刻。

南航的北京攻略能否如愿,还面临着来自外界的诸多挑战。目前,在北京市场占据主导地位、航班时刻最多的国航对建设首都第二机场的积极性不如南航,中国民用航空局(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简称“民航局”)局长李家祥也在日前表示,中国任何一家航空公司,现在还不具备在国内同时建设两个以上枢纽的能力。

据大兴区政府一位人士介绍,目前首都第二机场项目正在编制可研报告,尚未获得国家发改委的立项。在当地产业促进部门的推动下,南航与大兴区政府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但具体合作细节仍未敲定。

他表示,中国航空公司构建枢纽网络,要避免运力资源投入分散和无序竞争的问题。各骨干航空公司应该集中精力,首先做强现有主运营基地的网络。

有迹象显示,国航与东航的关系正日益密切,而东航一直被认为是同属天合联盟成员的南航的盟友。国航董事长孔栋日前表示,国航会花很大的气力和东航一起到上海去,因为上海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城市。

得益于北京的市场规模和地缘优势,首都机场旅客吞吐量连续多年排名全国首位,今年有望突破8200万人次。不过由于空域容量有限,尽管南航、东航、海航等国内外航空公司都极为重视北京市场,但受制于稀缺的航班时刻和国航的优势地位,均难以突破市场份额。在首都机场2010年的旅客吞吐量中,国航占比45.9%,南航、东航、海航分别约占17%、14%、11%。2010年,国航围绕北京枢纽运行的飞机达到168架,约占其机队总量的43%。

5月18日,南航和北京市大兴区签署合作协议,计划未来十年在北京投放200架飞机,在首都第二机场打造北京新航空枢纽,实现南航广州、北京的双枢纽战略。南航一位人士称,公司迫切希望新机场尽早建成运行,以便能借此在北京占有一些航班时刻。

目前,国航在继续做强北京枢纽的同时,还在大举进军上海市场。5月初,国航上海分公司成立了飞行部和飞行技术管理部。国航今年将调拨2架A321飞机由上海分公司执飞,并协调浙江分公司等单位协助其组建飞行队伍。此外,国航与国泰航空合资成立的中国国际货运航空公司也将主运营基地设在了上海。

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Eastern Airlines Corporation Limited,简称“东航”)董事长刘绍勇在几年前掌舵南航时,就积极推进了南航北京枢纽的建设。2005年12月,南航将北京营业部升格为分公司,次年11月在毗邻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天竺空港工业开发区建成了北京枢纽基地。

时刻短板

参与首都第二机场的建设,以及与地方政府的联手,为南航拓展北京市场开辟了新的通道。此前在首都机场的资源分配中,尽管在国内航空公司中飞机数量最多,航线网络最密,年客运量最大,但南航不仅难以占据优势,往往还要受制于人。

据了解,张和平在职期间,曾与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日美航空旅游包机有限公司总经理庞汉章进行包机、包销等形式的合作,后者通过原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管理局局长黄登科,使用灰色手段获得航班时刻并负责机票销售。知情人士透露,几年前由于北京始发的很多包机航线掌握在黄登科手中,南航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获得,无奈只得通过与庞汉章合作,以时间换空间,先通过包机手段进入北京市场。

在南航与大兴区的合作规划中,计划以南航北京航空产业城为核心,打造包括航空总部基地、空港经济发展战略平台、航空产业链综合集聚区等在内的北京现代航空产业基地。据了解,整个项目的投资总额预计将达到300亿元。

TAG标签: 澳门新萄京8522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航天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南航大举进军北京市场 建设双枢纽战略待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