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办医潮来袭 10大科室医生迎好机会

2019-08-29 06:24 来源:未知

“晋到主治医生就行了!”

医药网8月21日讯 一、诊所将成分级诊疗中流砥柱! 在国家大力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机遇中,业内人士认为,能够提供医疗服务总量达80% 的诊所能否发展起来,成为提供医疗服务的中流砥柱,可以说决定着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成败。 于是我们看到国家近年来大力放开诊所审批,在2018年初,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对于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全科诊所方面再次大松绑。提出医疗机构相关规划布局不对全科诊所的设置作出限制,实行市场调节。支持符合条件的全科医生个体或合伙在城乡开办全科诊所,为居民就近提供医疗保健服务。 而就在7月底,上海市出台的上海健康服务业50条里,也提出了将先行放开全科诊所。并支持注册全科医生自主执业开办全科医生诊所,并实行备案制。不仅如此,新政还放宽了科目设置,将诊所诊疗科目设置从1个扩大到4个。 不仅上海,深圳、浙江等地也都走在了全国前列,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的地区将持续放开诊所设置审批,办诊所将越来越容易。 而卫健委最新的数据也显示,截至2018年5月底,全国诊所数量为21.8万个,2017年底,这一数据是21.1万个,也就是说,短短5个月时间,全国新增了7000家诊所。 可以预见的是,大批由医生合伙或个人举办的全科、专科诊所将大量涌现,其中不乏是医生兼职举办。 二、医生集团 时代来了! 2014年7月1日国内首家医生集团成立以来,中国医生集团雨后春笋般的涌现,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医生集团数量已经近千家,仅2018年前几个月,已经有400多家医生集团成立。 但中国的医生集团的市场有多大呢?据预测,未来五年内将会有超过10万名以上的医生加盟到医生集团中,按照一个医生一年的技术服务价值100万计算,未来医生集团带来的市场将会超过千亿。 据一位华裔美国医生网友介绍,在全美范围内,据估计大约有20多万个执业团体,其中接近50%是真正的医生集团。也就是说美国的医生集团数量多达10万家!可见中国医生集团市场前景之广阔。 在《看医界》主办的“第一届中国医生集团实战训练营” 上,国内首家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医生更是判断“中国正在进入‘医生集团 ’时代!在未来医疗业态的发展进程中,医生集团将会起着主导作用。”。 而且据业内人士观察,医生集团作为一种组合便捷的医生执业组织形式,正在从医疗资源集中的北上广向全国蔓延,进入区域化时代。 不仅如此,医生集团还将涌现出一批巨头,朝着大型医疗集团的方向发展,旗下可能不仅仅有数量众多的签约医生,还可能拥有大量医院及连锁诊所等医疗机构。 三、日间手术时代来了! 中国医疗未来的发展空间在哪里?或许从上海市卫计委副主任、原仁济医院副院长闻大翔举的一个自己朋友的例子中可窥一斑: 美国华盛顿大学附属医院巴恩斯犹太医院,一位92岁的患者上午做过髋关节置换手术,当天下午,麻醉科刘前进教授和手术医师经过评估后,通知患者晚上就可以出院,而且这家医院近70%的髋关节置换手术患者都可以在手术当天或第二天出院! 而同样的手术,在上海市三级医院患者的平均住院天数是多久呢?12天!中美医疗在日间手术领域差距之大可以说令人咂舌。 另据张强医生介绍,美国70%的手术都是日间手术完成的。而90%的日间手术中心大股东是谁呢?就是医生集团。 差距就是机遇!据了解2015年仁济医院的日间手术占全年住院手术比例达到34.1%,而上海地区的平均水平仅为12.25%,中西部地区医院就更不要说了。 据《看医界》了解,在三级医院提高床位使用率的压力下,以及社会办医快速发展、医生集团的快速涌现,中国的日间手术中心将大量涌现。 、医生品牌重建时代来了!弯道超车机遇大 长期以来,中国医生的品牌以依附于医院为主,实际上等于说牺牲了个人品牌,而成就了医院品牌。以至于业内人士调侃,随便一个人坐在北京协和的诊室里,患者就会趋之若鹜。 不仅如此,在论资排辈的医疗界,如果不能够在学会、协会混得一官半职,就很难有行业及社会影响力。而如果想进入学会,科研就成了关键性因素,临床技能并非第一位的。 即使在一家医院里,拿到主任医师职称又谈何容易?不仅对科研要求甚高,还要花去近半生时光。因此对于绝大多数科研实力不强的临床型医生来说,想在医疗行业混成大牛,可谓道阻且长。 但如今机会来了!在解放医生、医疗市场化的大背景下,中国医生的品牌正在重新洗牌!不是只有主委级医生才有市场号召力,患者就一定会认。 那些技术水平过硬,又能够借助互联网、全媒体等多渠道建设个人品牌的医生,哪怕不是来自顶级三甲医院,哪怕只有主治或副高职称,同样能够获得大批患者的认可,成为自带流量的医生。 可见,在医生品牌大洗牌时代,大批医生完全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 五、以临床论英雄时代来了! 根据中央《关于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不将论文等作为评价应用型人才的限制性条件。甚至包括职称和论文。总理更是直言,只会写论文不会做手术实际上是花架子。 2017年以来,已经有包括胡大一在内的多位知名专家直指医生职称评审制度的弊端,有的建议取消论文门槛,有的建议只保留主治职称,有的甚至建议废除职称制度。 不仅如此,5月份,人社部部长公开表示,要科学界定、合理下放职称评审权限,推动高校、医院等企事业单位按照管理权限自主开展职称评审。也就是说,在国家层面下放职称评审权,逐步解绑科研论文对医生的束缚正在展开。 可以预见的是,医生们拼职称的时代已经要过去了,真正拼临床技能,以临床水平论英雄的时代要来了 。 这对于一些临床技能过硬,但对于科研论文不感冒或者不愿意参与造假的医生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六、医生互联网创业时代来了! 医生创业已经不再是新鲜事儿,但医生创业有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呢?在互联网 时代,可以说没有什么比互联网这个翅膀更适合助力医生创业实现飞翔的了。 以深圳一位三甲医院儿科医生为例,一直希望开一家自己的个人诊所,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科普打造出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后,果断辞职创业。 囿于开诊所的线下流程及初期投入等限制,该医生利用自己的自媒体流量,先打造了一个线上咨询服务平台,聚集了百名儿科医生,并迅速实现了盈利。而据了解,其线下的诊所前几天也正式开业了,据介绍,其线下诊所目前门诊普通儿科诊金450元,专科550元,开业当天的预约全满,甚至有妈妈坐了7小时动车从外地过来,此后几天的预约也几乎全满。 《看医界》还报道过一位儿科医生,利用微信群等方式,汇聚了大批妈妈粉丝,在病患流量持续增长的情况下,该医生果断辞职创业。 据了解,越来越多的医生创业团队通过诸多互联网医疗平台建设品牌,获取病源,或者干脆自建互联网医疗咨询服务平台,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七、医生在市场上获取高薪的时代来了! 近两年,关于深圳罗湖区30万年薪招全科医生,以及港大深圳医院顾问医生年薪百万的话题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和讨论。 事实上,这样的阳光高收入正在逐步向全国医疗界蔓延。特别是在社会办医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从三甲医院高薪挖人就成了家常便饭,不少直接就是翻几番的薪资涨幅。 不仅如此,在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的趋势下,医生在市场上拿高薪也越来越成为新常态。一位上海眼科医生在演讲中就直言不讳,自己现在年薪200万!一位自由执业医生更是年收入近500万,交税金额亦远比体制内普通医生的总收入高很多。 此外,在取消以药养医、实现医生收入阳光化的大背景下,大幅度提高医护劳务性服务价格将成为必然,诊金不够一碗面钱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 随着社会办医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医生在市场上将实现自己的价值,必然将倒逼公立医院薪酬体系改革,优秀的医生在体制内也有望拿到较高的阳光收入,医生群体的社会地位也将大幅提高。 八、百万医生大流动! 长期以来,中国数百万医生基本上都待在公立医院里,基本上是小伙子、大姑娘进到一家医院,干到退休还继续返聘,一直到干不动为止的节奏,医生流动几乎是非常小的小概率事件。 然而这种状态正在被打破,解放医生、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正在成为大趋势! 在编制上,事业单位正在向岗位管理、合同管理,去编制化的改革趋势行进;在养老金方面,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的养老金差距正在逐步缩小,再加上医生区域注册制、放开医生创业限制的政策大趋势,医生流动规模将有望达到百万级。 在医生流动的大背景下,无论是民营医院,医生集团还是互联网医疗等诸多相关产业,都将迎来巨大的机会。 可以说,医疗市场作为21世纪中国最后一块价值洼地,随着医生的大解放、大流动时代的到来,已经吹响了大开发的号角。 九、一大批医院面临改制 几年来,不少学者都预测,未来十年中国公立医院将迎来改制浪潮。改制潮真的将会到来吗?还是看看国家的相关政策导向吧! 除了十八大关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定调,国家层面的医疗体制改革也已明确提出了“社会资本可直接投向资源稀缺及满足多元需求服务领域,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 中国社科院朱恒鹏教授更是直言,公立主导体制只能实施论资排辈的平均主义大锅饭制度。这种制度完全不适合医生的职业特征。因此,必须建立一个民营医院占主体、竞争充分的医院服务供给格局。 而且在经济新常态大背景下,财政对全部公立医院大包大揽已经几乎没有可能,一批国企医院及城市二级医院改制已经提上了日程。 此前国务院曾发文要求,2018年底前,国有企业将主办的医院剥离出去。而国资委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仍有2000多家国企医院未完成改制,绝大多数是二级及以下医院。距离2018年底只有几个月时间,近2000家医院要完成剥离、改制,对各方压力都不小。 而公立医院的改制浪潮,恰恰是社会办医大发展的好机遇,医院投资并购也将迎来许多优质标的。 十、16万亿支柱产业加速放管服改革 总理关于“健康产业将发展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的定调,可以说为医疗健康产业人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国家大力发展医疗健康产业的决心之大令人振奋。 《健康中国2030规划》则直接给出了到2030年健康产业的规模——将达到16万亿。16万亿的市场规模将如何做到?如何才能调动各方资源加入到做大医疗健康产业的蛋糕呢?在业内人士看来,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医疗健康领域的放管服改革。 昨天医生还是单位注册,一夜之间就成了区域注册;昨天医生开诊所还难于上青天,一夜之间个体诊所设置就不再受规划限制……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向《看医界》表示,从近几年来国家密集出台的一系列解放医疗健康领域生产力的给力改革措施可以看出,在放管服方面,改革将持续且深入,可以预期的是,尺度越来越大的改革措施将陆续出台。

医药网8月8日讯 越来越多弱势科室的医生正在批量走向市场创业,提前一步实现自由执业,实现在创造巨大社会价值、更好地服务广大病患的同时,也将创造可观的市场价值。 眼科医生大批走向市场 之前,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参与证券时报“高管面对面”活动时透露,现在爱尔眼科有中国眼科10%的医生,未来比例肯定会更高,到20%-30%。 眼科人才批量走向市场的效应则是,私立眼科医院在全国几乎打败了当地地级市三甲医院,仅仅在上海,一年时间公立三甲医院眼科患者就下降了30-50%,引起医疗界热议。 据《看医界》了解,由于眼科的市场化政策推动,众多综合性三甲医院眼科萎缩趋势明显,大批医生走向市场,创业或加入民营医院,一位沪上眼科医生直言,离开体制后,年薪轻松过200万。 那么,在国家大力鼓励社会办医、医生创业的政策促进下,还有哪些科室将迎来医生创业、自由执业潮呢?《看医界》为您带来独家盘点: 儿科医生办医潮来袭! 长期以来,在以药养医的医疗卫生体制下,儿科在公立医院里就不受待见,儿科收入低,大批医院甚至把儿科关闭了,虽然近几年强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恢复儿科,但儿科依旧是公立医院的超短板,大批儿科医生持续流失,相关部门甚至出台政策降分录取儿科医生。 以中山医一院为例,多名儿科骨干,被以三倍的薪酬挖走;不少三甲医院儿科医生抱团开诊所。 有业内人士表示,公立医疗体系最有可能先决堤的,很有可能就是儿科;同时 也意味着儿科正在迎来医生创业潮,和儿科办医潮,儿科医生领衔的医生集团也纷纷涌现,被逼走出体制的儿科医生将在市场上找回自己严重被低估的价值。 精神科医生成为市场香饽饽! 长期以来,主流观点都认为医疗不应该市场化,精神科更应该是政府兜底,但事实上,多年来政府兜底的结果是很多公立医院精神科沦为摆设,精神科医生收入较低,学医者不愿意选择精神科,大批精神科患者得不到优质的医疗服务。 但近几年风向突转,温州甚至出现了三级甲等民营精神科医院,还成功上市,在基本医疗市场打开了突破口,既服务了大批病患,增加了优质的精神科医疗资源,提升了精神科医生收入,还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据《看医界》了解,目前不少三甲医院精神科医生纷纷走出体制创业,办医院的办医院,搞医生集团的也有,精神科医生一时成为了市场的香饽饽,甚至遭到私立医院抢挖。 内科医生走向市场受欢迎! 新一轮医改的核心措施是什么?当然就是取消药品加成,这样一来,靠开药生存的内科医生就惨了。 不仅如此,随着分级诊疗的推进,一些三级医院内科患者大批流失,内科医生的境遇雪上加霜。 一位知名三甲医院科主任甚至预言,大批公立医院内科医生将被淘汰。 内科医生的未来在哪里?事实上,据《看医界》了解,越来越多的内科医生开始走向市场探路,开诊所、办医生集团,一些有眼光的私立医院抓住这波机会,成为了内科医生自由执业的合作平台,引来一批内科医生集团及内科患者。 全科医生的春天或将到来! 在预防几乎缺失的中国医疗界,全科医生作为健康守门人缺口巨大,很少有医生愿意从事全科。 但事实上,分级诊疗要想真正实现,民众的医疗健康需求要想真正实现可及、可靠,如果没有大批全科医生创办的全科诊所,只能是空中楼阁。 据《看医界》了解,近年来,全科医生的素质正在快速提高,并受到重视,深圳更是高薪聘请社区全科医生。 不仅如此,随着诊所市场的逐步放开,一些全科医生纷纷筹建诊所,一些全科医生集团也纷纷成立。 全科医生及诊所能撑起中国医疗半边天有可能吗?我们拭目以待! 口腔科、疼痛科也呈现横扫之势! 据《看医界》了解,由于政策的放开,在口腔领域,医生们持续走出体制,近几年一批口腔连锁快速发展,甚至已经对公立医院形成压倒性优势。 不仅如此,疼痛科也是如此,一些疼痛科医生纷纷走出体制创办疼痛专科医院,毕竟疼痛在公立医院是小科室,根本顾不上,但事实上患者量众多,因此机会非常多。 妇产、中医、康复医生大批走向市场创业! 此外,妇产科、康复科、中医科等科室的医生也正在大批量走向市场。 其中,女性作为半边天对于优质医疗的需求巨大,无论是产科还是妇科的市场都在持续放大,一批妇产科医院、医生集团正在快速涌现; 中医科就更不用说了,政策上几乎是全面放开,中医诊所有望满大街都是;在康复领域,由于政策的支持,申办综合医院难,但申请办康复医院就容易的多;因此,康复科医生领衔创办的康复医院也正在快速涌现。 由此可见,很多机遇多是逆境的结果,很多弱势科室医生正在批量走向市场创业,提前一步实现自由执业,实现在创造巨大社会价值、更好地服务广大病患的同时,也将创造可观的市场价值。 或许中国医改的希望,就在于这批勇敢的医生们。

在解放医生的大潮下,职称问题已经成为了阻拦青年医生自由执业的拦路虎,毕竟一旦离开体制,职称晋升就成了大问题。

近日,知名心脏专家胡大一教授就对中国的医生职称制度开炮了:“职称评审要有区分,当医生不要重SCI而是重临床,晋到主治医生就行了,别再搞副正主任医师了。”

胡大一教授认为,医改要想走出困境,政府一方面应该取消编制,同步配套简化医生多点执业的机制,支持医生多点执业,让医生回归符合行业规律的自由职业,如很多牙医诊所。

并建议要让治病救人,热爱专心致致当好医生的人安安心心、安安生生悬壶济世。让喜欢又善于SCI的也可专注SCI。

胡大一教授表示,“医的好病,手术做的精湛,既受社会尊重,又有合法合理收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医生,让病人放心、家属安心、年青医生佩服,以之为学习榜样。中国的临床医学才大有希望。”

一些年轻医生已经行动起来!

事实上,据《看医界》了解,正在有越来越多的青年医生不再看重传统的公立医院职称评价体系,不再甘于通过十几二十年的青春换回一个副高、正高职称,而是在晋升为主治后,就选择了离开公立医院。

以2016年加盟卓正诊的一批青年医生为例,基本上都是知名医学院校硕士、博士毕业,而且这些医生绝大多数的职称都是主治医。

另据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主任吐槽,最近几年医生不断流失,人手严重不足。最近走的医生中,有三位主治医师去了民营机构,收入马上涨了三倍。一个月三万多元,还不用值夜班。

一位知名教学三甲医院人事科科长苦恼地表示,“我们的主治医几乎是被疯抢,因为经过我们这样的教学医院培训后,这些主治医已经成为了医院干活的主力,结果培养一个挖一个,我们成了培训营。”

另据《看医界》了解,张强医生集团成立后,上海一位知名三甲医院主治医生甚至放弃了即将到手的副高职称,选择了加入医生集团自由执业。

据《看医界》了解这些青年医生的思想比较前卫,拿得起放得下。比如就说全职离开体制这事,一般40岁以上的医生们很难做出决定,50岁以上的医生更难做出决定,于是我们就会看到一些民营医院坐诊的基本上都是退休医生。

但这些主治医不一样,知名医学院校毕业,一般还都有在国外进修或留学的经历,因此对于编制、体制、职称就看得开的多,不容易被几十年后的所谓养老金差别所羁绊。

不仅如此,这些青年医生对于医生执业环境要求较高,对于目前的医疗体制不满。一天看一百多病人,一夜开十台八台手术,公立医院连轴转的工作状态,阳光收入低……再加上频发的中青年医生过劳死、越来越紧张的医患关系,也令这些青年医生心生恐惧,亟待寻求改变。

因此,这些视野开阔的青年医生基本上心目中都有向往的执业环境,经常可以看到一些青年医生在社交上描述理想的执业环境,诊室不像菜市场,有充分的时间和患者沟通甚至做朋友,提供的医疗服务更接近医学本质,拿到体面、阳光的高收入……

而随着近些年中高端私立医院、诊所的发展,能够为这些青年医生提供理想执业环境的载体越来越多,也就出现了越来越多青年主治医被挖走的情况。

当越来越多的青年医生不再在乎高级职称,也就意味着中国传统的医生职称评审制度正在逐步走向瓦解。

或许真的有一天,中国医疗界也会像胡大一教授所呼吁的那样,像美国一样,医生的最高职称为主治,不再有什么正高、副高职称了。倘若如此,相信医疗界关于不会做手术的外科主任医师、科主任的笑话,也就没有了生存的土壤。

版权声明: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寻医问药网-医脉”,版权均归寻医问药网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TAG标签: 澳门新萄京8522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化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儿科医生办医潮来袭 10大科室医生迎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