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太空力量崛起 或成唯一拥有空间站国家

2019-08-25 14:26 来源:未知

科技世界网     发布时间:2017-04-30    美媒称,人们如何利用太空,什么人在利用太空,这个问题对于地球人来说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到目前为止,美国在太空开发和利用方面领先全球,但中国决心缩小差距。北京已经决定要成为一个太空大国,再过20年,中国便有可能超过像俄罗斯这样的元老,有一天甚至可能成为美国的对手。美国《福布斯》双月刊网站11月1日发表文章称,然而,华盛顿和北京很少把对方看成是太空领域的合作伙伴。虽然中国方面多次试图与美国合作,但由于中国的太空项目是保密的,美国领导人一直对北京的意图持怀疑态度。华盛顿担心中国“偷窃”技术,还担心中国将太空领域的民用和商业进步运用到军事上。文章称,实际上,现在美国同中国的竞争在某些方面有点像冷战时期美国同前苏联的太空竞赛。不过,今天的竞赛是在一种完全不同的氛围下进行的。太空不再是军方的专利,随着天空变得日益拥挤,意外冲突所造成的损失正在上升。当今许多民用太空项目都在努力增加日益削减的预算以应对开支的攀升,大多数国家都无法独自开展宏伟的太空项目。美国和中国也不例外,尽管它们彼此怀疑,它们也许别无选择,只能相互合作,以实现它们在太空的一些共同目标。几十年来,美国目睹中国太空项目迅速崛起,感到日益恐慌。这种恐慌最初并未阻止美国公司利用中国的发射系统将卫星送上轨道。不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在经过一系列的失败之后,美国开始远离它的中国竞争者。2008年9月27日,执行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出舱活动任务的航天员翟志刚出舱后挥动中国国旗尽管许多外国合作者相信,与中国合作的利益远高于风险,但美国的担心却从未消失。太空操作成本的日益增加使全球民用和商业太空项目处境艰难,中国巨大的资源可以为它们带来急需的资金注入。另外,很少有哪个国家会像美国这样将中国视为一个军事对手。例如,华盛顿的好几个欧洲盟友都在游说让中国加入国际空间站,但美国坚决反对。文章称,中国正努力转变成一个科技强国,中国太空计划的民用和商用领域将使中国朝着这一目标迈进,同时带给中国人民强大的民族自豪感。面对水资源缺乏、城市拥挤、环境恶化、农业生产力有限等问题,从太空收集的数据对中国的政策决策者们具有无限的价值。文章称,中国民用和私营太空产业的崛起还将影响北京的海外政策。中国希望有一天能将其太空产业作为与那些没有太空能力的国家建立关系的基础。(中国已经在农业等领域在发展中世界采取类似战略。)例如,北京计划在那些参与其“一带一路”计划的国家采用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中国还邀请其他国家就其计划中的空间站进行研究。不过,中国寻求合作的努力丝毫不会减轻华盛顿对中国太空计划的担心。事实仍然是,美国和中国是强烈的地缘政治对手,北京将继续着眼于其军事目标打造其太空产业。意识到这一点,华盛顿无疑将继续限制对华进行太空相关技术出售和转让,不论这会给美国太空部门带来怎样的损害,因为中国会转向世界上的其他公司和承包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将愿意或者能够在所有太空相关事务上将自己与中国隔绝开来,就像当初它对待前苏联的态度一样。文章称,美国与中国的关系有时候可能会比较冷,但这不是冷战。而且在当今环境下,独自探索太空已经不可能。美国航空航天局的预算连续多年被削减,为了实现目标,该机构已经被迫在国外寻找帮助。随着中国能力的增长,并最终超越它在欧洲和俄罗斯的竞争对手,美国航空航天局将不可避免地与中国进行更长久的合作。美国的私营太空公司也是如此,它们很可能会加大对华盛顿的压力,要求通过直接或间接的联合项目允许美国航空航天局与中国合作。与此同时,随着拥有太空能力的国家和公司数量暴增,在太空应对一些共同挑战的全球努力将使得隔绝中国的努力更为困难。监测和跟踪太空垃圾(漂浮在轨道上能严重损坏卫星和航天飞机的碎片)已经成为一个全球关心的问题,对此美国也十分关注。但没有北京的帮助,美国无法确保其卫星不会被这些碎片碰到损坏(或者处理其他国际太空问题),特别因为中国很可能在未来20年内成为全球第二大卫星运营方。另外,由于太空正成为一个每个国家都可利用的公共空间,由此产生的新问题的外交解决方案不可能没有该领域最重要的两个角色的参与。文章称,太空政策的制订正变得日益复杂,因为太空项目的商用、民用和军用界定已经越来越困难。使事情进一步复杂化的是,太空相关技术通常既有商业应用,也有军事应用。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不可能忽略太空技术进步对各自军事能力的影响。但有一点也日益明晰,即没有对方的帮助,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都不可能实现其太空使命。

图片 1 “天宫一号”出厂前,工作人员为其加装包装箱

摘要:  参考消息网10月5日报道 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9月20日刊登题为《中国统治太空的征程》一文。文章称,这个十年结束之前,人类将踏足以前从未去过的地方:月球的背面。  月球这个黑暗的一面——永远遥远地背对着人类——一直是个谜。登月任务将成为一大 ... 参考消息网10月5日报道 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9月20日刊登题为《中国统治太空的征程》一文。文章称,这个十年结束之前,人类将踏足以前从未去过的地方:月球的背面。  月球这个黑暗的一面——永远遥远地背对着人类——一直是个谜。登月任务将成为一大工程学奇迹。它涉及重达数以百计吨的火箭(飞行近25万英里)、机器人登陆车和无人驾驶月球车,需要使用传感器、摄像机和红外线光谱仪,揭开月球十亿年之久的秘密。登月任务还有可能探索月球上氦-3元素——一种前途光明的聚变能源材料——蕴藏量。而在此次具有历史意义的航天之旅中将旗帜插上月球的国家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重新定义21世纪太空  文章称,经过多年投资和战略实施之后,中国正大踏步地走在成为太空超级大国的征途上——甚至有可能成为统治大国。“嫦娥四号”登月任务只是例证之一,反映了中国希望变太空为重要的民用和军用领域的目标与雄心。现在,卫星可以为中国的飞机、导弹和无人机导航,同时还可以监测农作物产量及外国军事基地。中国火箭和航天员参加的飞天任务的数量越来越多,这也成为巨大的民族自豪感之源。  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创始人约翰·洛格斯根说:“中国视太空能力代表着全球领导地位,它赋予中国与大国相关领域的合法地位。”  据估计,中国的太空预算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相比仍相形见绌。仅今年一年,美国的航空航天预算就高达193亿美元。但是,中国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它的预算。过去一年,它成功进行了19次太空发射,数量上仅次于俄罗斯的26次,超过了美国的18次。未来几十年,中国将进行大量堪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此前探索飞行任务相提并论——甚至可能超越的——太空发射,包括量子通信卫星和本世纪30年代的载人登月任务。  文章称,通过登月飞行任务,中国不仅仅跻身于绝无仅有的两国俱乐部。它还重新定义了21世纪太空的意义——军事上、经济上以及政治上。中国还制定了重型火箭、载人空间站和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卫星图像和卫星导航网计划。与此同时,美国——尤其是载人航天领域——几乎没有进展。华盛顿特区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詹姆斯·刘易斯说:“我不担心中国会突然超越我们。我担心我们自己心猿意马,有朝一日明白过来,意识到他们已经在太空占据了非常强大的地位。”  航天航空公司的双重角色  与美国的太空市场一样,中国依赖的很多与中国国家航天局合作的国有航天航空公司履行双重角色——支持军队。  文章称,这种相互关联可以追溯到中国火箭年代的开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也可以追溯到美国本土。中国“火箭之父”叫钱学森。作为一名中国人,钱学森1935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参加曼哈顿计划的研究工作,后来成为加州理工学院著名的喷气推进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但是,在约瑟夫·麦卡锡时代,他被指控为共产党的同情者,被软禁了5年。1955年,他回到中国,被当成英雄一样迎接。后来钱学森研制了中国的弹道导弹,开展了太空火箭计划。事实上,中国现在仍然依赖他参与研究发射的太空系统——“长征”火箭。  上世纪80年代起,中国建造了先进的通讯和情报卫星,并向其他国家提供廉价的卫星发射服务。它开始了航天员培训计划,并开始建造出载人飞行航天舱和太空飞机。2003年,随着“神舟”5号载人飞船的发射成功——航天员杨利伟在太空中飞行了21小时,中国的太空竞赛开始实现目标。从此,中国取得了快速进展:多人载人航天飞行、太空行走以及2011年发射了“天宫一号”——双人太空实验室。明年年初,中国将发射第一代货运飞船“天舟一号”。它将与中国现有的太空实验室对接,并携带用于科学实验的补给。  文章称,如果说这些成就听起来像是重复几十年前其他国家(美国与苏联)已经取得的成就,那么当你考虑到像中国的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此刻当你读到这篇文章时,它正在你头顶上方的太空绕轨飞行——这样的技术时,那种肤浅的言论就不攻自破了。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标志着在轨卫星与地面控制站之间首次发射量子加密信息。这种安全体系确保了任何试图拦截或篡改信息传递的行为都会向发送者和接收者发出警报,理论上量子加密是不可破解的。  在全球电子侦探时代,量子通信网甚至可以避开最先进的网络情报活动,协助中国军队和情报部门交换信息,同时令潜在的对手或间谍蒙在鼓里。只要中国是太空中唯一开展量子通信的国家,除了加强经济安全之外,它还将享有战略安全优势。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研究人员说长期目标是保护金融通信安全。  太空力量崛起与地缘政治  文章称,可以预见的是,中国正在崛起的太空实力将伴随着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地缘政治摩擦。虽然中美相互之间有着深层次的贸易往来,但是它们互相都把对方视为安全威胁。事实上,中国的太空计划多次在美国的安全报告中出现,美国的不安感日益增强。正如美国和苏联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吸取的教训那样,展示太空能力常常转化成地面影响。登月本身没有军事意义,但是地缘政治影响确实存在。刘易斯说:“中国正赶在我们之前登上月球,他们将实现人类在另一个星球上漫步,而我们没有。眼下,美国被看做太空领导者,但我们有点安于小成就,不思进取。那么,等世界其他地区都明白并意识到中国才是领导者,那会怎样?”  那意味着中国的太空崛起可能重组太空伙伴关系。德国哥廷根大学研究中国技术政策的专家及访问教授阿兰娜·克鲁利科夫斯基说,鉴于中国紧锣密鼓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近期发射任务和具体的目标——与模糊的火星之旅恰恰相反,中国国家航天局“给很多国家发展新的伙伴关系、开展积极的太空探索提供了大好机会”。  中国还对始终不愿与华盛顿为了一己私利结盟的国家开展地缘政治活动。它一直在向诸如委内瑞拉、老挝、尼日利亚和白俄罗斯这些国家提供价廉便捷的太空准入,为它们发射卫星。巴基斯坦使用了中国的军事级卫星导航系统,说明中国还将允许使用太空获取的情报,以此作为未来缔结联盟的手段。  文章称,如果中国保持发展速度,它今年成功发射实验型“天宫二号”,然后将一组航天员送入太空舱,试验关键技术,为建立永久载人在轨空间站做准备。第一个空间站太空舱——“天宫三号”——是中国最引人注目的计划,预计将于2022年发射。它标志着中国太空研究进入新时代。除了诸多科研之外,“天宫三号”还将能够维持三位航天员的生存。特别是,中国国家航天局已经向其他国家发出邀请,愿意为它们提供空间站实验和航天员进站机会。  鉴于美国国会禁止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与中国国家航天局进行太空合作,美国不太可能在受邀之列。但是,美国现在的很多太空伙伴非常可能在此之列。毕竟,如果美国及共有国2024年按计划关闭即将到期的国际空间站,届时中国将成为唯一拥有空间站的国家。  文章称,正如冷战一样,也存在这种可能性:太空活动可以加强和平,而不是削弱和平。随着中国对太空的军用和民用依赖开始与美国的水平对等,空间活动充满冒险的性质将为中美两国及其他太空活动参与国创造动机,至少要维持忐忑不安的合作。全球对数字时代基于太空的通信及导航能力的依赖意味着美国和中国将不得不合作,共同制定拥挤的新太空时代的规则。毕竟,太阳系是我们的公用地盘。至少现在如此。(编译/郑国仪)

  7月底,外媒就将“天宫一号预计8月升空”的话题慢慢升温到现在。而《朝鲜日报》一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表示,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已于近日完成总装,天宫一号发射进入倒计时”,让中国宇宙空间站计划再次走入媒体的视线中心。

  一些外媒甚至发出这样的声音:中国成为了经济的超级大国,而目前正走在成为军事大国的路上。中国推出了自己的建立空间站的计划,并将和国际空间站相抗衡。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大可不必如此夸大其词,因为天宫一号只不过让中国在太空力量上适度增加而已,“只是沿着美国和前苏联几十年前走的路,迈出了一小步。”

  尽管如此,美国华盛顿的专家仍然将其解释为,有这样一个强烈的信号,中国正在扶摇直上,而美国却在走下坡路。

  展望

  空间对接是最大难点迄今只有四家曾成功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分三步:一是航天员上天;二是多人多天飞行、航天员出舱,实现飞船与空间站交会对接,发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实验室;三是建立永久性空间站。此次发射是完成第二步的后续任务,为完成第三步战略目标打下基础。

  不过,有报道指出,“交会对接”是举世公认的航天技术瓶颈,国外航天器在空间交会对接过程中就曾失败,如俄罗斯“进步M3-4”飞船与“和平”号空间站在对接过程中相撞。

  韩国《朝鲜日报》也写道,空间交会对接技术难度很大,飞船对接是一项高难度的技术。宇宙空间站距离地球表面约300公里,以每秒8公里的速度绕地球运行,其速度为枪弹的10倍。宇宙飞船需要找到国际空间站,并以相同的高度及速度飞行,若两者处于相对静止状态时,将飞船连接口与空间站对接。连接装置的口径仅为10至30厘米。一个很小的误差,也会让飞船抛向离空间站很远的地方。

  《朝鲜日报》称,迄今为止,自主建设宇宙空间站的只有美国和俄罗斯两个国家,而成功对接宇宙飞船的除了以上两国,还有欧盟和日本。

  前苏联于1971年发射了人类第一座宇宙空间站“礼炮1号”,美国于1973年成功发射一座叫“天空实验室”的空间站,并分别在太空对接成功。

  欧盟和日本则分别于2008年和2009年向国际空间站发送了无人太空飞船,和国际空间站成功对接。不过,欧盟和日本只能说是参与了国际空间站项目,而很难视其为自主建造。

  抗衡

  美国退出只剩中俄天宫代替国际空间站?

  天宫一号为什么这么惹眼?《今日美国》称,在美国全部宇宙飞船搁置以及宇航员计划未来规划争论时期,中国天宫一号的发射自会引来更多关注。

  而中国的“雄心”也招来了各种猜忌。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称,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的中国太空观察家和资深分析师顾克冈表示,8吨重的天宫一号比美国1973年发射的80吨重的“太空实验室”要小得多,而且也比俄罗斯1986年发射的20吨重的“和平号”空间站小。

  报道预计,中国计划在21世纪20年代早期完成70吨重的空间站的建设任务。顾克冈指出,到时,国际空间站将退役。如果这两件事果真发生的话,中国的空间站届时将成为新的国际空间站。

  “中国成为了经济的超级大国,而目前正走在成为军事大国的路上。中国推出了自己的建立空间站的计划,并将和国际空间站相抗衡,”美国媒体这样写道。

  6月份,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管理局(NASA)搁置了其全部宇宙飞船,如今,全球只剩俄罗斯还具备输送宇航员出入国际空间站的能力。

  此外,韩国媒体称,中国空间站的研发费用高于俄罗斯。据估测,中国在航天领域投入的费用为年均15亿至20亿美元。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世界安全研究所官网表示,从对外公布的数据来看,中国国家航天局年均预算为5亿美元左右,但西方研究机构分析认为,中国年均宇航研发预算高达15亿至20亿美元。其数额虽然低于美国和欧洲,但和日本相仿,高于俄罗斯。

  ●专家解读

  民用竞争不可少和美差距仍很大

  今天上午,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军控研究中心主任滕建群在接受《法制晚报》采访时表示,对于外媒“太空竞赛”以及“取代国际空间站”的说法,主要是缘于美国等国家太空发展缓慢,没有中国发展快的一个反应。

  他告诉记者,以前美国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现在看到中国的快速发展,感觉有点着急,而且把中国当成了一大挑战。

  对于竞赛,滕建群说,竞赛可以分为两种,军事上的竞赛中国是坚决反对的,而在和平利用上,现在很多太空技术都是民用,比如导航、卫星等,这种竞争是合情合理的。

  此外,滕建群讲道,现在没有谁取代谁的意思,中国的空间站和国际空间站性质不同。国际空间站是个国际合作项目,而中国一直被排除在外。

  滕建群告诉记者,中国和美国在太空领域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技术上,中国仍和美国有很大差距。不过,人类社会生产能力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平,必然会向太空延伸,这是不可阻挡的。

  转折

  中国正在扶摇直上美国却在走下坡路

  对于中国的太空计划,美国哥伦比亚公司报道称,中国追求空间站发展是从2008年9月初开始的。而中国的太空计划一直以来受到NASA官员的赞扬。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时报》报道称,中国的天宫一号可匹敌国际空间站,它的出现将打破国际太空力量现有的平衡。

  报道称,距离中国首次将人类送入太空轨道不到10年时间,它又在打造自己在太空中的“前哨”——天宫一号太空站。

  这项被美国NASA描述为具有“潜在的象征意义”的计划,代表了中国快速发展的太空计划的最新发展阶段。此外,它还将预示,目前的航天国家力量平衡将会扭转。

  美国宇航局咨询人员、乔治·华盛顿大学空间政策研究所前主任约翰·劳格斯登说,中国的太空计划将令中国在载人空间飞行领域拥有本国自己的专家。他说,“中国想说:‘其它大国在太空领域可以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

  报道援引美国华盛顿专家的话,从政治上来看,天宫一号正在传递出这样一个信号,中国正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太空领域的重要“玩家”。而这其中有这样一个强烈的信号,中国正在扶摇直上,而美国却在走下坡路。

  腾飞

  天宫计划实用价值高绝非太空竞赛

  除了挑战国际空间站,中国是不是在进行着太空竞赛?《科学美国》在一篇题为“中国太空雄心”的文章中写道,一些观察人员在谈到中国在太空的未来蓝图时称,正如中国在陆地上的规划一样,中国想要努力成为有全球战略力量的国家,而不仅仅是地区的。

  报道称,的确,太空对于中国来讲是很重要的一块,但只是中国正在布局的拼图中的一块。一些观察人员说,当整个拼图完成的时候,中国在太空领域将是世界的NO.1。

  对此,其他一些分析人士则称,中国的天宫一号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只是在太空力量上的适度发展。对于那些打赌中国此举有军事意义的人,中美两国可能展开的太空合作可以将这一想法打消。

  报道指出,美国国会的一些人可能会尽其所能把中国在载人航天飞行上的进步当做借口,去批评美国政府的太空计划。而一些美国国防的分析人员也更愿意说,中国的轨道空间实验室有军事意义。

  但是,事实是,天宫一号只是中国沿着美国和前苏联几十年前走的路迈出的一小步。

  报道称,至今还没有哪个国家发现把人送入太空能有任何实际的军事优势。而对于中国而言,也没有迹象表明,中国的人类太空飞行计划是追求军事目的而进行的。

  有美国专家表示,中国“天宫一号”试飞将是发展中国载人航天技术重要的桥梁,该项目将标志着中国太空实验室腾飞。而该项目具有极高的实用价值,其目的绝非“太空竞赛”。

  据报道,华盛顿遗产基金会防务分析师成斌指出,天宫一号是中国发展载人航天技术重要的一步,是需要实现“空间交会对接”技术上的关键一步。该太空实验室将在生产太空药物和相当于“国际空间实验室”的微重力试验中扮演重要角色。

  ●相关新闻

  一火箭发射失利不影响天宫一号

  就在天宫一号即将升空的议论声四起的时候,18日17时28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丙”运载火箭发射“实践十一号04星”。火箭在飞行过程中发生故障,卫星未能进入预定轨道。

  对此,有外媒今晨称,用于发射“天宫一号”的目标飞行器是“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与发生故障的运载火箭属于不同型号,因此不会影响天宫一号的发射升空。

  对于“长征二号F”运载火箭,名为“宇宙飞船”的网站写道,这个运载火箭已经成功将中国所有的载人飞船送入轨道。

  不过,报道称,“长征二号F”和长征二号丙火箭也有关联,它来源于长征二号丙火箭。不过,这一载人飞船的运载火箭在安全上进行了升级,而且也采用了更多先进的技术。(王进雨)

TAG标签: 澳门新萄京8522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太空力量崛起 或成唯一拥有空间站国家